痴汉笑:-D

本人是屑

今天才发现小乙哥比咕哒矮😂

马上要到夏天了

当零星的几只蝉开始鸣叫时,真嗣想到,这个时候,应该准备把短袖翻出来了。

春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不时传来几声响雷。

真嗣没有想到刚入夏时,自己会接到父亲的“邀请”去到一个奇怪的地方,开一个奇怪的机器

那之后又经过了许多事,在忙碌之余,时间的观念渐渐消失

直到后来遇到了薰,和他并肩坐在海滩上时,能听到蝉鸣,还可以听到白鸟的叫声。两人并肩坐着,隔着薄薄的衬衫可以感到对方的体温,

有点热了

真嗣这么想着,突然意识到了,夏天来了啊。

挑了几张喜欢的

今天玩这个想搞个龙龙,然后有个选项是暗恋男主角,试着选了一下没想到真的出来龙龙了哈哈哈哈哈

一次舒服的睡眠(标题我乱取的)

“谢谢”迦尔纳拉住阿周那伸过来的手,站了起来。

爆炸过后的灰尘还未散尽,正是夜晚,视野变得更加糟糕。迦尔纳被飘在空气中的尘土呛的咳嗽了起来,但还不忘寻找那金色的脑袋和银红色的铠甲

“没有看到莫德雷德,看来他们已经离开了”迦尔纳说道

阿周那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现在天色已晚,master不在在森林里单独行动还是有些危险,看来只能等明天早上了。”阿周那靠着一块石头坐下“对方晚上还派人来袭击,真是丧心病狂呢”

“master他没事吧”
“有莫德雷德在不会有事的”

经过了一天的征战,三位从者的魔力早已见底,谁也没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袭击,一位从者加上数十只幻想种,魔力枯竭的三人对付他们已经够呛了,忙乱之下才做出了让莫德雷德带着立香先走的决策

也不知是对是错

从者不需要休息,也不用饮食,也不需要生火取暖,对于已经筋疲力竭的阿周那和迦尔纳是再好不过了。

迦尔纳倒在了草地上,难得的感到了疲惫,他闭上了眼睛,也许这种时候最原始的休息方式才是最好的。他需要睡眠,不是生理需求,而是心理需要。夜晚的风十分舒适,刮过去带起一阵沙沙的响动,偶尔还会传来几声狼叫,不过对于从者来说不足为惧,反而多了几分野性的趣味。

迦尔纳很快就睡着了,而阿周那无聊的看着满天星辰,思索着该如何度过漫长的夜晚。

“喂,迦尔纳”

没有人回答他

“迦尔纳?”

阿周那瞄了一眼自己的左下角,才发觉迦尔纳已经睡着了。

睡着的迦尔纳显得十分乖巧,嘴巴微微的嘟起来,银白色的发丝柔顺的贴在脸上,白皙的皮肤在月光的照耀下宛如珍珠一般光滑白净,若是别人不小心撞见了,定会以为是误入人间的精灵。

“睡的挺舒服啊”阿周那突然坏心眼的想弄点什么大动静把迦尔纳吵醒,但是一看到那张毫无防备的脸,这个念头就烟消云散了

没有什么可以打发时间的事情,唯一的说话对象也沉沉睡去。阿周那环视一圈,叹了口气

“我就勉强陪你睡觉吧”

宛如高傲的少爷去女朋友窄小的公寓过夜一般的语气。

阿周那优雅的坐在迦尔纳旁边,把衣摆扑平整,双手交叠在胸口交叠着安详躺下,但是下一秒阿周那就觉得这个姿势不太对了

“像个死人一样”阿周那最终还是向舒服妥协,选择了个舒服但是没那么美观的姿势,沉沉睡去。

阿周那从来没有度过这么安稳的夜晚,梦中他似乎看到了太阳,靠近了太阳,是那么温暖。

 

可能是因为人在潜意识中回像热源靠近的特性,第二天等立香回到战斗的地方找阿周那和迦尔纳的时候,看到了睡在草地上,紧紧相拥的两人。








莫德雷德:噫......两个大男人这么抱着睡恶不恶心啊

咕哒:可能这就是他们的相处方式吧

我又来沙雕了

睿智p图

【周迦】情人节

实在是想不出标题就随便取了一个,大家情人节快乐呀



阿周那发现今天的迦勒底有点不对劲

走廊上洋溢着迷之粉红色泡泡,平常关系很差的蓝色枪兵和红色弓兵不但没有一大早起来就掐架而且还一脸娇羞互赠礼物

跟迦尔纳关系颇好的金光闪闪的王和他的挚友格外的腻歪

克娄巴特拉和凯撒竟然在非假期时间去度蜜月

 

 

“阿周那竟然不知道吗”玉藻前一脸惊讶的看着阿周那“今天可是情人节啊”

“情人节?”阿周那对这个节日有点印象,虽然在那个时代的印度并不过这个节日,不过偶尔还是听到御主在念叨这个节日

“对呀,阿周那有没有喜欢的人啊,今天表白成功几率会提高哦~☆”

“喜欢的人……”阿周那想了想,脑中迦尔纳的脸一闪而过“不不不我怎么可能喜欢迦尔纳”

玉藻前看着阿周那慌张的表情,已经猜到了阿周那在想什么,坏笑着说道“怎么,阿周那不去跟迦尔纳表白吗”

“我又不喜欢迦尔纳,我干嘛跟他表白”阿周那别过头去以掩饰自己的尴尬

“你暗恋迦尔纳的事除了迦尔纳以外全迦勒底都知道”玉藻前默默的吐槽道

“阿周那现在可不是傲娇的时候,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啊”玉藻前把一盒巧克力塞给阿周那,又像变魔术一般的从背后掏出一束玫瑰花“巫女狐的责任就是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加油啊,咪咕~”玉藻前任重而道远的对着阿周那竖了个大拇指,然后抱着一大堆亲手做的巧克力去找御主了

阿周那无语的望着玉藻前的背影,叹了口气

“虽然会辜负你的好意不过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可能去送的……”

 

然后阿周那就在阿周那的房间门口纠结了半个小时到底要不要送

”我跟迦尔纳关系又不好情人节送巧克力会不会有些奇怪,但就算关系好送巧克力也会很奇怪....阿周那!你到底在纠结什么啊!不就送个巧克力吗又不是去送死,就把他当做一项考验,万一迦尔纳收下还同意了说不定还能……”

吱————

就在阿周那决定点兵点将决定送不送的时候,门很不合时宜的开了

“嗯?阿周那”

“是迦尔纳啊....好巧”

“有事吗?是要切磋吗?”

“不,我是帮别人送东西的给你”

阿周那有些尴尬的把巧克力和花递给了迦尔纳

“巧克力?”

迦尔纳狐疑的接过去“是谁送的?”

“是....一位远在天边的神仙”

“远在天边的神仙?.....难不成是父亲?他竟然可以送东西到人界吗?”

“嗯,大概是”

迦尔纳脸上浮现出一丝喜悦,有点激动的打开了爱心形的盒子,单纯如迦尔纳,他完全被阿周那的说辞蒙过去了,也没觉得这甜蜜的有些迥异的包装有什么奇怪

阿周那虽然把礼物给了但还没有走,他想等迦尔纳吃了巧克力以后再走,虽然不是自己做的但多少有些成就感

在巧克力上方有一张贺卡,迦尔纳以为这是苏利耶给他的信便当即拆开了,但是没看几秒后,神情就变的奇怪起来

阿周那看着迦尔纳,感觉有些不妙,赶紧凑过去看了看那张贺卡

“迦尔纳啊!我对你的爱就如滔滔江水一般连绵不绝,又如地球自转一样无法停止,如果你是太阳那么我就是月亮,你是鲜花我就是小草,你是人类那么我就是你的挚爱,啊!要如何诉说才能抒发出我的爱慕之情呢,那是早已超越语言的恋慕,我只能用我的行动来表达我对你的爱”

这有些油腻的情书是怎么回事!?而且信的结尾还用花体字潇洒签了个“your best阿周那”

“阿周那,我没想到...”

“额,你要知道这封信他只是个——”误会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先被迦尔纳打断了

“没想到你是和我抱着同样的心情啊!”

“啊?”

 

 

 

御主:“玉藻小姐...这油腻的表白信是怎么回事...”

“哎呀,那是妾身从‘魔法☆梅莉的恋爱网站’上抄下来的,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吧”

 

这是什么魔鬼人工智能啊
我今天还在为乔尼哭泣😭😭😭😭

【承花】人鱼

空条博士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生物

被渔网死死困住却依旧顽强挣扎,那不屈的求生欲令人感动

但是更加美丽的,是鱼和人类完美结合的身体,像是从童话书中跑出来的,虚幻又缥缈,承太郎甚至怀疑是在做梦。

那是条男性的人鱼

但是那条樱桃色的鱼尾却像极了女性,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带着海水淡淡的咸腥味,如在轻纱上镶嵌了做工精美的红宝石,美丽的令人无法移开眼睛。

人鱼瞪着他,承太郎伸出手,试着和他交流,但是下一秒就被人鱼毫不留情的打掉

“不用紧张,我不会伤害你”平常凶神恶煞 若是不认识的人见了以为是混黑道的空条博士,竟会露出那样的神情,上一次情不自禁露出这样的表情还是在海洋馆看到成群的海豚时,他的好友波鲁那雷夫因此还嘲笑承太郎为“海豚man”

承太郎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对这条人鱼有种无名的亲切感。

或许前世认识罢

“你能说话吗?”承太郎还是努力的跟人鱼交流

人鱼看着承太郎的眼睛,那绿色双眸中流露着诚恳,没有丝毫要加害他的意思

或许是个好人?跟他商量一下说不定可以自己回去?人鱼默默的想,决定暂时相信这双绿色的眼眸,点了点头

“那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花京院——典明”

“你想回去吗”

“嗯”

听到花京院的回答后,虽然有些不舍但承太郎还是把网放开了“ 你可以走了”

花京院没想到这个人类这么好说话,回头看了一眼承太郎,像是要把自己最喜欢的玩具送人的孩子一样,不舍的看着花京院

虽然没有做错什么但突然有点良心疼是怎么回事?花京院摇了摇头,把这样的想法抛在脑后

“那么再见了”花京院说着就迅速的跳进了海里

“我的名字是空条承太郎,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承太郎突然对着花京院喊到

“往海里滴入三滴血,然后喊我的名字我就会出现”说完花京院就瞬间消失在了浪花中

“花京院典明……”承太郎看着大海,希望能再次找到那一抹红色的身影

花京院只是在承太郎的视野中消失了几秒,承太郎就在期待着下次与花京院会面了



大概会有后续……


金鱼和水果刀

·有点病病的娜娜子

·一开始是想尝试一下写有点悬疑恐怖的但是我做不到


https://music.163.com/song?id=443194990&userid=96877126bgm推荐,听着这首歌写的,感觉可能会好一些???


————————————————————————————————

雨下的很措不及防

上一秒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便乌云密布,雨滴突然从天空中砸下,像是谁从天上泼了盆水。

迦尔纳坐在庭院下,本来这个时间他应该在附近散步,但是今天像是预知到了会下雨一样,他吃完饭后没有出去。

“下雨了?”听到雨落下的声音,阿周那从屋里探出头,他正在修一台电扇,它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了,在昨天终于是坏掉了,可是阿周那并不打算买新的。

“是的”迦尔纳回答。迦尔纳昨天买了个西瓜,原本是打算在阳关明媚的午后解决它,但是这个计划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雨打乱了。最终他只能默默的在庭院中坐着,接受了大自然的安排。

雨下的很大,打在屋檐上,啪啪作响。阿周那看了一眼花园

“那个没事吗”

“什么”

“金鱼”阿周那擦了一下额头上的灰尘——电扇从接管到阿周那手里就没有洗过,积了很多灰,风一吹便飞的漫天都是

那只金鱼是这间旧屋子的前主人留下的,带着一个小小的鱼缸。原本放在餐厅里,不过迦尔纳觉的放在院子里可能会好一点,就把它搬到花园里了。

很幸运这只金鱼至今还没有被野猫一口吞吃。

“应该没事吧,能有什么事呢?”

“这场雨应该会下挺久的”阿周那又低下头修电扇

“?”

“雨水滴落到鱼缸里,然后鱼缸的水慢慢上涨,直到溢出来,那只金鱼或许不小心游出来了,掉落在地上——要么是干涸至死,要么是不小心被踩死。你觉得哪个可能性大一点?”

“你可真是恶趣味”

“我只是开个玩笑”

“但愿如此,我还不希望它被你踩死”迦尔纳从椅子上起来,冲进了大雨,想把那个鱼缸抱进来

“我真的只是开个玩笑”

“希望那只是个玩笑”迦尔纳在花园里冲着阿周那喊道,雨很大,迦尔纳要很大声的说阿周那才听的到

迦尔纳把鱼缸放到餐桌上,外面的雨大的惊人,只是出去走了一个来回,迦尔纳的衣服就几乎湿透了,水滴滴答答落下

“我想你为了拯救一只金鱼付出了不得不洗澡的代价”

“我认为这笔买卖不亏”

“任你怎么想吧,但是你必须去洗澡,这种天气穿着湿衣服很容易感冒”

“那就泡澡吧”

 

阿周那把水龙头打开,滚烫的水从中流出,散发着白色的雾气。

迦尔纳开始脱衣服,阿周那让他先把头洗了。或许在平时,在一个人赤裸的情况下,两人会缠绵在一起热烈的轻吻,来一场干柴烈火的性.爱。但是今天或许是因为大雨浇灭了空气中的荷尔蒙,又或许是那只欢快游动的金鱼,两人都没有理会对方。

阿周那默默的看着水填满浴桶,迦尔纳无言的洗着头,空气中只剩下水流声。

沉默是最好的状态。

“水放好了”阿周那说“我继续修电扇去了”

“嗯”

迦尔纳浸入水中,温暖包围着他,仿佛回到了父亲大人的怀抱一般。浴室里总是适合沉思的,迦尔纳闭上眼,

阿周那今天很奇怪

从早上开始,他的精神状态就不太好。那台电扇不是坏掉了,是被阿周那砸坏的,

阿周那编了个借口,美曰其名是从橱柜上掉下来了。他们之间很少有谎言。

金鱼的事也是,让迦尔纳感动不安。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怎么了?”

阿周那在削苹果,他没抬头,很认真的去应对那个苹果,似乎是在玩游戏一般不让苹果皮断裂

“我没怎么样,很好”

“你现在的语气就很不对,阿周那,到底怎么了”迦尔纳带着一丝长辈语气的问道,他是以哥哥的身份在询问

“……”

阿周那终于停下了动作,抬起头看着迦尔纳,深邃的眼眸里翻滚着无法言说的感情,快要爆发出来

“我做了一个梦”阿周那颤抖的说

“我把你杀死了”

“我想你还不至于脆弱到会被梦伤到,阿周那”

“是的,一般不会”阿周那闭上眼,不想回忆那可怕的梦境“可是那梦境真实的可怕,我甚至可以感受到鲜血的温度,你倒在我怀里,我拿着一把水果刀把你杀死了,我想‘迦尔纳不会被这么一把刀杀死的’可是你已经没了呼吸。”

“那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恐惧,我自己都无法制止它”

“没关系,那只是个梦”迦尔纳像哄小孩一样递给阿周那一颗糖,安慰似的摸了摸他的头“这个世界的阿周那是不会伤害我的”

“况且,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迦尔纳拿了把伞,走出了房门“我去买台新电扇,旧的还是扔掉吧”迦尔纳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阿周那看着迦尔纳在雨中渐渐消失的背影,恐惧感油然而生,仿佛下一秒便会有一支箭刺穿他的胸膛。

他刚刚没有说实话,其实除了恐惧,当迦尔纳死亡时他感到快乐和爱恋,他疯了般的去亲吻迦尔纳,抚摸他的脸庞,仔细的观察那没有血色苍白的脸。他更喜欢没有呼吸的迦尔纳。

这种漆黑的情感,逐渐吞噬了阿周那的心脏

阿周那愣神,像是故意的一样把苹果皮削断了,掉在桌子上“但愿我……不会伤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