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汉笑:-D

我爱你

【周迦】说一声对不起有那么困难吗!

人设属于大佬,ooc属于我

·两人都是高中生,现代设定,交往中,绝赞同居。

—————————————————————

“我想我们都需要冷静一下”迦尔纳低声说到,然后默默的打开门,走了出去

于是那之后的一周他都没有回来。

迦尔纳和阿周那吵架了

他们很少吵架,这话说出来相信与他们熟识的人都会笑掉大牙,但是以阿周那的话来说,他们平常相互挑衅或者动不动就打架是他们友好的证明

但是这次不一样

他们像往常一样坐在餐桌前吃饭,然后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吵了起来

于是那些新仇旧怨就借此完全爆发出来了,从他们相识到现在是头一次吵架,阿周那不知道他们吵了多久,最后是以迦尔纳的离开收场

迦尔纳离开的背影带着些许气愤,但更多的是孤寂

阿周那看着迦尔纳的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有一瞬间认为他们已经完了,但是这个念头很快就被阿周那扼杀了,不得不说,阿周那很恐惧,恐惧迦尔纳从此消失在他的生活中,恐惧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迦尔纳了。他突然明白了自己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迦尔纳了

阿周那端坐在沙发上,他不知道现在自己要做什么,是追出去把迦尔纳找回来,亦或者是就这样静坐着,到天亮。阿周那的大脑一片空白,周围是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一丝声音。阿周那一动不动,直到困意终于击倒了他,阿周那慢慢的闭上眼睛。

闹钟的铃声吵醒了阿周那,他在沙发上睡了一晚上,身体无比的沉重,但更沉重的,是心脏。

“今天只要去学校就可以见到迦尔纳了吧?见到了就好好道歉吧”

虽然阿周那是这么想的,但是一见到迦尔纳却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来了。

两人心照不宣的没有理会对方,像是小孩子打闹时冷战一样,幼稚的令人发笑。

所以第二天,迦尔纳还是没有回去。一放学迦尔纳就不见踪影,阿周那只是一低头的时间,迦尔纳那显眼的白色头发就消失在了人海中。

公寓中少了一个人

他们已经交往3年了,也同居了3年。突然一个人就消失了,阿周那自然会感到不习惯。早上起床空荡荡的床上只有他一人,放学回家打开房门只有昏暗的客厅和一片死寂等待着他 下雨天那浓浓的寂寞感更是压的阿周那喘不上气来。迦尔纳只是消失了一周,对阿周那来说却像是过了一年一样漫长,即算是这样,阿周那却还是不打算打个电话道歉,或者是把迦尔纳找到。在他内心深处还是认为自己没有错,没必要道歉,况且,即算是他错了,他的自尊心却不允许自己低头道歉。

周六的下午阿周那耐不住寂寞还是把罗摩请过来了,但是那寂寞感却没有得到一丝缓解

“喂喂,我说你啊,是真的不打算去找迦尔纳吗”罗摩担忧的看着魂不守舍的趴在桌子上的阿周那

阿周那没有回答,但是罗摩知道他是默许了

“你要是再不去的话,那连后悔都来不及了”

“他不也没有来找我吗,我为什要去找他”

“人家说不定也抱着同样的想法等着你去道歉啊”罗摩苦口婆心的劝告,换来了阿周那的一阵沉默

阿周那发现自己现在对关于迦尔纳的事变的越来越软弱了

那天晚上阿周那做了一个梦,他在一片一望无际的向日葵田中行走,没有天地之分,空气中蔓延着向日葵花朵的芬香,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香味,但是却令人情不自禁的联想到太阳——明媚又温暖,恍然间,他看到了迦尔纳,就站在不远处,朝着他招手。阿周那加快了脚步,他几乎是疯狂的向迦尔纳跑去,迦尔纳也向他跑过来。

“迦尔纳……”

迦尔纳抬起头来,对着阿周那扬起了微笑。宛若夏花在一瞬间全部绽开,这是从未在迦尔纳脸上出现过的表情,阿周那不知道,迦尔纳的笑容原来如此美丽,像是泡沫一样不真实,但触手可及。

“阿周那,我回来了”

阿周那猛然睁眼,空荡荡的房间里,依旧是他一人。

就在那么一瞬间,阿周那下定了决心,他今天一定要跟迦尔纳道歉。他会打破自己那可笑的尊严。

周六早上的阳光格外明媚,阿周那去楼下的花店买了一束向日葵,这是迦尔纳最喜欢的花。花儿向着太阳,人也会向着光明。阿周那也有自己的光明,他不能失去自己的光明,就像花不能失去太阳。

阿周那颤抖的拨下了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电话号码,意想不到的是,那电话号码主人的手机铃声就在转角处响起

阿周那听到这声音,愣了一下“迦尔纳在附近?”

那人犹豫了三秒,接下了电话

“喂……”话还没说完,电话啪的一声挂掉了,迦尔纳还没反应过来,又被一声呼喊声吓了一激灵

“迦尔纳!”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迦尔纳反射性的回头

“阿周那?”

阿周那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喊出了那句话,阿周那僵在那里,迦尔纳站在他对面,也一动不动。四目对视,气氛变的尴尬起来。阿周那一瞬间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干咳两声。

“那个……怎么说呢,就是……”阿周那努力的组织语言

“上周跟你吵架了很抱歉一直没有来道歉所以今天准备来向你道歉这束花是给你的”阿周那说的很快,没有一丝喘息

“然后,那个……对不起”阿周那支支吾吾的说,这三个字在阿周那的人生中出现的次数并不多,也从未对迦尔纳说过,但是并没有想象中的难以说出也没有想象中的屈辱感,就像是平常问你吃饭了吗一样大家简单。
明明在平常两人可以絮絮叨叨的说好多话,就算是相互挑衅也可以说一大堆话,可是到了这个时候两人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面对阿周那突如其来的道歉迦尔纳也感到十分错愣,愣在原地手无足措的接过阿周那递来的花束,还塞着阿周那手的余温与阿周那的味道。

“嗯……”迦尔纳紧紧的抱住花束,此刻的心情无比畅快,不是因为他的宿敌跟他低头道歉了,也不是那种小孩子超级赢得胜利的那种喜悦,他只是由衷的感到归属。

说不想念那都是假的,迦尔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想阿周那想的睡不着,就像热恋的情侣一样一刻都无法离开对方,只要一眼不见就想念的不行。

他们已经错过15年了,也或许更久,他不想再错过更久了,活着的每一秒,与阿周那和平相处的每一秒他都倍感珍惜,他人不知道这份平静有多么来之不易。

但最令迦尔纳意想不到的是阿周那竟然会主动来道歉,这种事就像是突然有人跟他说斯卡哈是个年轻漂亮的少女,罗摩不爱悉多了,恩奇都和伊什塔尔握手言和了一样惊叹。

阿周那看着迦尔纳愣在原地,敲敲的走上前去,抱住了他。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感觉,熟悉的扎人的头发

“想你了……”阿周那说的很小声,但是还是瞒不住迦尔纳的耳朵

迦尔纳回抱了阿周那,但又因为要防止向日葵被压瘪艰难的把肚子往后收。阿周那似乎感觉到了迦尔纳的艰难,尴尬的放开了手。

“那我们去吃饭吧……!楼下新开了一家咖喱店,好像还不错的样子”说罢,阿周那就拉住迦尔纳的手不由分说的往前走。他贪婪的感受着手心传来的温度,感动无比的满足。迦尔纳也就仍由阿周那拉着他往前走,微笑着注视着阿周那的背影。

秋日的阳光格外的明媚,却又不炎热,路旁的树叶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火红的外套,吹来的微风不知什么时候带来了一丝凉意还有秋天的味道。

“入秋了啊”迦尔纳抓住飘落的枫叶

“要加衣服了,小心感冒了”阿周那叮嘱到,而迦尔纳也很合时宜的打了个喷嚏

“你看你,我不就不在几天吗,都不知道自己好好照顾自己,感冒了吧”

“嗯嗯……”迦尔纳揉了揉鼻子,含糊的回答

不管上次的比赛是谁赢过了谁,这次的考试是谁好过谁,亦或是很久很久以前是谁了结了谁,但是现在,阿周那只想和迦尔纳待在一起,永远不要分开。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