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汉笑:-D

我爱你

苏利耶牌安眠药【周迦】

·双向暗恋
·现代设定
·剧情沙雕
—————————————————————
阿周那最近经常失眠--翻来覆去好几个小时,在醒来和睡下之间徘徊,却哪里也进不去。第二天起来腰酸背痛,还要顶着晕晕沉沉的脑袋去上班,非常难受
经历了一周的磨难,就算是阿周那也受不住了。于是趁着周末他去拜访了他的私人医生
“失眠了么……已经一周了啊”医生点点头,接着问了几个问题,然后到后面的柜子里拿出一瓶白色的药
“这个给你吧,安眠药”
阿周那接过药瓶,白色的瓶身上醒目的标了11个大字“苏利耶制药厂太阳安眠药”阿周那近乎本能的想到了迦尔纳
“怎么了吗?这个药有什么问题吗?”医生看着呆在那的阿周那,疑惑的问
“不,没什么”阿周那摇了摇头,然后把药塞到包里。

阿周那睡前吃了一颗安眠药,那天晚上阿周那睡的很好,不过奇怪的是,阿周那这天晚上梦到了迦尔纳
梦里他和迦尔纳都还是学生,放学后,在老师的要求下,阿周那帮迦尔纳补数学。阿周那坐在课桌旁,看着迦尔纳写题,他们离的很近,都可以感受到对方温热的呼吸。窗户大开着,晚风徐徐吹进来,迦尔纳的发丝会随着风飘荡,轻轻的蹭到阿周那的脸和脖子。阿周那看着迦尔纳骨节分明的手拿着笔,娴熟的解开一道又一道数学题,从他那个角度还可以隐约看到迦尔纳的锁骨。每当有错误时,阿周那会指出来,然后迦尔纳会抬起头来,用他那蓝色的眼睛疑惑的看着阿周那,衬着橙红色的夕阳显得特别好看。
起床后阿周那十分惊愕,他竟然会梦到迦尔纳,但梦里那心动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但第二天晚上他依然梦到了迦尔纳,这次他看着那双眼睛,然后握住了迦尔纳的手,再之后,他亲了上去。
梦醒了,留给他的只有空荡的房间和透过窗帘的阳光
接下来的一个上午,阿周那反复的抚摸着自己的嘴唇,像在寻找昨晚留下的余温。
紧接着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他都会梦到迦尔纳,他们会亲吻,会牵着手去逛街,会在看电影的时候喝同一杯饮料,会一起去游乐园,他还会给迦尔纳买棉花糖。
这些事都是平时想都不会想的,却每天都出现在他的梦里。
所以说虽然睡好了,但每天都幸福又烦恼着。虽然阿周那不想承认,但他好像喜欢上迦尔纳了。很久以前就喜欢上了,只不过借着梦一下爆发出来了。
因陀罗察觉到了阿周那最近状态不太好,借着吃早餐的时候问阿周那“你最近怎么了吗”
“啊?我怎么了吗?”
“感觉你最近精神不太好,是发生什么了吗”
“原来这么明显吗”阿周那默默的想,不过嘴上却否绝了
“对了,今天晚上是x公司老板女儿的生日宴会,记得要去,7点钟我来接你。”
“嗯”阿周那点点头。
等因陀罗走了之后的一段时间,阿周那突然意识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迦尔纳也会去吧
因陀罗是雷神制药厂的董事长,而苏利耶是太阳制药厂的董事长,x公司的老板是两人的挚友,所以如果阿周那去了,迦尔纳就一定会去。
这么想着,阿周那突然回忆起高中时女生经常会讨论那些言情小说
“男主角在宴会上对女主角一见钟情,女主角也爱上了男主角,然后……”
阿周那很顺理成章的把自己和迦尔纳代入了进去,幻想着二人也像小说里的男女主角一样相爱。因为今天不用上班,闲着也是没事,所以阿周那去看言情小说了。说不定可以借助里面的套路撩到迦尔纳呢?阿周那是这么想的

阿周那一直看到下午7点点话的铃声响起“阿周那我在楼下了,你赶紧下来吧”
“不,今天我想自己开车过去”
“啊?为什么”
“因为……爱情”
因陀罗愣了一秒 然后阿周那就挂断了电话“阿周那那小子恋爱了?“想到自己万年不开窍的孩子竟然恋爱了,因陀罗内心生出一种莫名的欣慰感

阿周那最后一次对着镜子整理好领带,梳了几下撩上去的头发,优雅的把西装外套往肩上一搭,帅气的把脚蹬进皮鞋,潇洒的走出家门。
“很好,今天的阿周那超级完美”
阿周那坐上他红色的跑车,跟着导航小姐甜美的声音缓缓驶向目的地。
他计划在门口等着迦尔纳,然后很帅气的从跑车上下来,很自然的迦尔纳打个招呼,顺理成章的搭着他的肩膀走进去
虽然他们俩的关系之前非常僵硬,但阿周那相信迦尔纳应该不会拍打掉他的手。
于是阿周那就在旁边的草丛像个变态一样等了十多分钟。宴会快要开始了迦尔纳他们才姗姗来迟。
管家拉开副驾驶的门,一只修长的腿踏出车门,然后那熟悉的白色头发映入眼帘。迦尔纳今天把头发梳下去了,红色的西装外套松散的搭在肩上,在胸口泛着金光的领带和领子上的花纹显得十分耀眼。
阿周那马上开车上前,以尽可能帅气的动作下车,潇洒的把门一关,走到前方“哟,迦尔纳,你也在啊”
而迦尔纳似乎对于阿周那会跟他打招呼感到十分惊讶,僵硬的回了一句
然后就像计划中的一样,他塔上迦尔纳的肩膀,走了进去。
但是很不幸,刚进到会场,阿周那就被因陀罗拉走了。而他只能看着迦尔纳白色的脑袋离他渐渐远去
“可恶啊,没想到会这样”
因陀罗拉着阿周那到处去打招呼,介绍给别的大公司老板,期间还会有一些烦人的女性一只缠着他。但阿周那心里只有迦尔纳,他的目光一直都追随着那醒目的白色脑袋。
等到因陀罗把所有人都介绍完之后,阿周那终于能休息了,可是他环视一周,却发现迦尔纳早已不见身影
“超级倒霉啊……“阿周那无奈的叹了口气。
会场里萦绕着酒的味道还有刺鼻的香水味,阿周那很讨厌那种味道,过了不久就实在待不下去了
“还是去外面走走吧”阿周那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不定还能找到迦尔纳”
外面的空气就好多了,散发着阵阵花香。能听到蝉鸣还有狗的叫声。
“这里有狗吗?”阿周那寻着声音走过去。在不远处的花架下,一只哈士奇很乖的蹲在地上,在他前方的竟然是迦尔纳,好像在跟狗很开心的聊天
“你在跟狗说话?”
“是啊”迦尔纳抚摸着狗,抬起头“阿周那?”
“嗯,我可以坐下吗?”
“可以啊”
阿周那记得网上说,这种时候就要装作高冷,然后要制造不经意的肢体接触
于是阿周那就往迦尔纳那边挤 ,直到肩并肩的和迦尔纳坐在一起,他们两挨的很近,甚至比在梦中还近。
迦尔纳的侧脸在月光下显得非常好看,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忘情的跟狗狗说着话,嘴角不自觉的扬起。
迦尔纳声上有一股沐浴露的味道,可能出门前洗了澡,混着花香十分好闻。
阿周那贪婪的闻着迦尔纳身上的气味,深情的看着迦尔纳的脸庞。
“你很喜欢狗吗”
“是啊”
“那你喜欢我吗?”
“啊?”
迦尔纳一脸疑惑又震惊的看着阿周那。这句话是阿周在《表白的一百种方法》中看到的,虽然在家练习了很多次,但真正说出来的时候却意外的十分羞耻。
“阿周那所说的喜欢,是哪种喜欢”
“恋人之间的那种喜欢”
这下迦尔纳彻底呆住了。
嘴唇微张,想要说的话一瞬间变得很多,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晚风徐徐吹过,几只萤火虫在旁边飞来飞去,不时从会场的方向传来阵阵声响,但是在这一刻旁边的一切仿佛都不存在,阿周那的眼里只有迦尔纳,只能听到他微微的呼吸声
“我可以亲你吗”
迦尔纳没有回答,阿周那就当做是默许了,脸缓缓的凑近,但出乎意料的是迦尔纳也缓缓的凑近阿周那,两人的嘴唇贴在一起,迦尔纳嘴唇的触感跟梦中的感觉相差无几。但那份真实感和心脏狂跳的感觉却真实太多太多了。
“请跟我交往吧,迦尔纳”
他想他要感谢苏利耶--把那个安眠药取名为太阳安眠药

评论(5)

热度(26)